關於「歷史人文」計畫

研究緣起

大肚台地位於臺中盆地西側,為臺中盆地西側之天然屏障,恰在臺灣西部海岸中段偏北,苗栗丘陵南側與彰雲嘉南沿海大型平原之間。台地北由大甲溪南岸,南至大肚溪北岸,南北長約20公里,平均寬約7.5公里,長軸大致呈北北東向南南西延伸,海拔高度大多在180公尺以上,最高點在台地中段高約310公尺,在台地北側有海拔190-200公尺的公館面,南側有海拔240-250公尺的坪頂面。

台地原為古大甲溪沖積扇的一部分,受到斷層作用地塊傾動的影響抬升而成。1950年代中期在清泉崗軍用機場尚未興建前,土地利用以旱田(65.4%)、山林(26%)為主,其他水田、建地甚為少數。當時台地上由於缺水,大型聚落不多,僅有公館和北勢坑二處,其餘聚落都很小。

今日土地利用型態已有相當大改變,臺中市區與臺中港區的發展已逐漸由二側向山上蔓延,民宅建築、工業區、學校、商業用地已佈滿台地周緣並且向頂部大幅擴張。就現今土地而言,已經面臨人類利用和環境衝擊之間的嚴酷關係,換句話說,已經到了必須認真面對與檢討的時候。

環境的狀態絕非一時所致,今日的大肚台地的自然景觀以旱作耕地與草生地為主,但在荷治至清代中葉之前的文獻紀錄卻清楚描述大肚台地原是長滿樹木的森林景觀,如清代《彰化縣志》記錄「大肚山,在縣治北十里,遠望之樣似峨眉,與望簝山對峙。山後秀淨,為猫霧拺一帶案山。山麓樹木陰翳,樵採者行歌互答。郡志『肚嶺樵歌』是也。今則萌孽無存,已見濯濯矣」。可見清代中葉以前大肚台地擁有豐厚的森林,清中葉以後漢人大量移入,土也開發、薪材採取、木材使用都造成森林分布萎縮,甚至消失。

森林的問題影響了生命所繫的水源,大肚台地四周的斷層或礫石層底部下方都有良好且豐富的泉水湧出,西側如清水區的埤仔口泉,沙鹿區的番婆井泉、番公井泉,龍井區的龍目井泉均為有名之泉眼。清代《彰化縣志》記錄「龍目井,在邑治北七十里。其泉湧起數尺,如噴玉花。山下田數百畝,皆資此泉灌溉。色清味甘,里人多汲焉。旁有兩石,狀如龍目,故名。」今日龍目井已經只剩涓滴,而無流水。也因此要理解大肚台地,實需透過長遠的時間尺度,思考人和環境或是土地和人的關係,以期解答今日所面臨的問題。

考古遺址是過去人類生活的遺留,包含人和環境相處的重大訊息,而且遺址擁有豐富的時間層次,得以長時間觀察人類文化變遷和環境之間的關係,並提供環境變遷的訊息。

大肚台地與周邊區域已記錄的史前遺址至少在30處以上,時間層次涵蓋距今5000年前以迄十七世紀,原住民族的舊社遺址延續史前時期到十九世紀。大肚台地區的史前考古遺址依高度和區位分布所見,大部分都位於清水斷層及其南側延長所形成的湧泉帶附近,海拔大致在10-25公尺左右,只有南勢坑遺址位於海拔稍高的北勢坑面東側斷層帶附近,其高度約50公尺。至於台地東側的遺址大都位於海拔在60公尺以內的緩坡下方較低處,明顯與水資源取得有著密切關係。

從考古遺址的分布區位、遺留物分析、環境分析,當可以建立一套長時間的的演化過程,說明環境與文化互動過程,同樣歷史時期的文獻紀錄、聚落分布以及各種遺跡,也表現了人類與自然互動的過程,得以說明環境變遷。本子題則奠基於前二期大肚台地整體區域從史前到歷史時期的「聚落分析」所得的各式史前及歷史人文資料,依照生命軸帶與時間軸帶的概念予以說明並釐清大肚台地區域人與土地互動關係發展過程。

主要工作項目

  • 主要進行大肚台地整體區域從史前到歷史時期的聚落分布分析,釐清大肚台地區域人與土地關係發展過程。
  • 以此研究之成果為基礎,深化分析聚落人群的生業型態、立地條件與自然環境的關係,包括大聚落、小聚落及家戶,最終目的在建構出一套人和土地相處應有的環境倫理觀,作為台中市政府治理大肚台地及周邊區域的基本觀念,形成治理機制與方法。

執行方法

我們將大肚台地做為周邊區域「生命軸」的角度來思考,擷取區域內人文與自然長期變遷的過程,藉由大肚台地及其周遭聚落人群的變遷,探討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超自然的互動後所形成的文化內涵。

執行概念是以時間軸與空間軸兩個面向來進行,時間軸涵蓋史前時期、原史時期/原住民時期和歷史時期三個不同時空的人群,空間軸則以各時期人類與自然環境長期互動後所留下之遺址、舊社、歷史傳統建築、聚落、各類設施、文化景觀等等地景為研究重點,目的在建構大肚台地的生態區塊,重新思考人和土地相處的倫理及臺灣土地利用的態度。

大肚台地各時期聚落概述

本文化可說是臺灣所見最早的新石器時代史前文化,年代依據遺址測定所得的絕對年代推定在距今6000-4500年之間,因為延續時間長,可以區分為早、晚二個階段,目前在臺灣本島西海岸中部可以確認屬於晚期階段,依年代測定晚期也可能延伸至4300年左右才結束。

就環境變遷的初步資料而言,全新世中期大肚台地的環境元素,是大坌坑文化人樂於居住的環境,當時大肚台地西側海岸逼近台地邊緣,因此目前尚未在台地西側發現明顯的大坌坑文化層,但是在台地東側緩坡以及盆地內或烏溪河口,均已發現具有大坌坑文化要素的地層堆積。

以臺中地區而言,在牛罵頭、下馬厝以及惠來遺址的牛罵頭文化層都可見有具大坌坑文化特徵紋飾、形制的陶器,如頸厚唇薄低矮口部,或外緣帶有突脊的口部,顯示本文化與下一階段之牛罵頭文化存在演變承繼的關係,近期在大肚台地東側之「安和遺址」搶救發掘過程中(屈慧麗2015),已經發現大坌坑文化最晚階段的文化層,而且惠來遺址145地號搶救發掘也發現具有大坌坑文化遺物出土的局部區域(劉益昌等2018),證實早年指出中部區域應具有大坌坑文化的推測,且其空間分布範圍主要在大肚台地東側與臺中盆地內。

牛罵頭文化在大肚台地區域年代約為4300-3400B.P.,大多分布於臺中盆地周緣的海岸階地、低位河階以及盆地邊緣地勢較高的地區,到了晚期距今大約3700年前,並向河流中游丘陵山地地區分佈。

大肚台地周緣重要之遺址西側包括清水區牛罵頭遺址,龍井區龍泉村遺址,沙鹿區竹林里遺址,大肚區頂街遺址、社腳遺址,海拔高度皆在20-70公尺間;東側則包括烏日區榮泉村遺址、下馬厝遺址;南屯區同安厝遺址、鎮平里、麻糍埔遺址;西屯區安和遺址、西大墩遺址、墩仔頂遺址、西安里遺址,主要分布在臺中盆地西側,筏子溪流域之岸邊;而神岡區社南村遺址、莊後村遺址與莊後村II遺址則位於地勢較高的大甲溪南側低位河階上,海拔高度在180公尺左右。整體而言,本文化之遺址大致分布於大肚台地西麓邊緣,以及東側筏子溪流域兩側,顯示這群人主要定居於海岸和河流沿岸。

從目前所知的遺址分布狀態,可以說明牛罵頭文化遺址相當均勻的分布在大肚台地東西二側,西側聚落所在仍與斷層湧泉具有密切關連,東側及臺中盆地聚落所在也與筏子溪具有密切關連,說明其聚落選擇和上一階段大坌坑文化晚期人群相同。此一階段聚落面積逐漸增大,文化層遺物堆積的密度也高,說明人群的人口可能比上一階段增加。同時在遺址內出土相當數量玉器,且其形制與臺灣其他區域同一時段其他文化的玉器略有不同,也許說明牛罵頭文化具有獨特的發展過程,而聚落增大,代表可能的人口增多,也與農業的高度發展具有密切關連。

本文化在1980年代認為年代在3500-2000B.P.,並可能延伸至1800B.P.左右,目前的看法年代大致在3400-1800B.P.,甚至局部區域可以晚至1600B.P.才轉變為下一階段的史前文化,目前營埔文化似乎可以大分為早、晚二個階段,若加上近年來學者指出介於「繩紋紅陶文化」階段與營埔文化之間的頂崁子類型,則可能有一個早於營埔類型的前期存在。

大肚台地的營埔文化以早期的營埔類型(3200-2400B.P.)為主,亦有晚期的舊社類型(2400-1800B.P.)。營埔類型為營埔文化盛期的文化類型,也是早期營埔文化的命名依據,因此是最具代表性的類型。大肚台地周緣重要之遺址西側包括清水區牛罵頭遺址;龍井區大昌紙業遺址、竹師路遺址、朝奉宮遺址、龍井第一公墓遺址、龍東社區遺址;大肚區營埔遺址。除牛罵頭遺址所在海拔位置較高外,其餘海拔高度均低於30公尺以下,海岸平原上也開始有聚落出現,營埔遺址是其代表。

而東側則包括南屯區楓樹里遺址、楓樹里II遺址、楓樹里III遺址、麻糍埔遺址、鎮平里遺址、鎮平里II遺址、新生里遺址;西屯區馬龍潭遺址,均集中於臺中盆地西側之筏子溪流域岸邊,地勢較低緩的近水區域;而神岡區社南村遺址、莊後村遺址則位於大甲溪南岸低位河階上。

此一時期大肚台地周緣可見大型而且時間綿長的營埔遺址,臺中盆地內也有南屯的遺址群所構成的大型營埔時期聚落,集中為大型聚落,也許說明防禦在此一時期的重要性,也顯示人群之間可能的小型戰爭行為。

番仔園文化在1980年代認為年代約2000-400B.P.,近年研究根據大量碳十四定年資料統計分析,年代修正為1600-350B.P.,但局部區域似乎仍有早至1800B.P.開始的可能。依各種遺物的特徵可區分出早期階段的「番仔園類型」和晚期階段的「鹿寮類型」(劉益昌2007)。屬於中部地區史前時代的最晚階段,與前期營埔文化最顯著的差異在金屬器的使用日益頻繁,早期番仔園類型階段石器仍為重要的工具,佔有一定地位,因此可稱為「金石並用時代」,但進入後期則完全為金屬器所取代,為「金屬器時代」。

整體「番仔園文化」主要分佈在海岸地區,從大肚台地西側緩坡,往南延伸至八卦台地,北至苗栗縣南部的海岸平原與丘陵邊緣也有少許發現,近年來彰化平原北半側發現相當數量番仔園文化晚期的遺址。從近年來的調查比對,發現早期番仔園類型的遺址偏向分布於北半側,晚期則分布於南半側,並向彰化平原擴張。

番仔園類型為番仔園文化的早期階段,年代大約在距今1600年前開始,而存續到距今800年前左右。本類型的遺址中雖然常出現貝塚,但都是小型貝塚,生業型態仍以農業為主,漁獵為輔(劉益昌1989)。由於年代緊接且文化內涵相近,可能是營埔文化晚期逐步發展而來。

鹿寮類型為番仔園文化的晚期階段,也是大肚台地史前文化最晚階段的文化體系,年代距今約800-350年前,已經進入臺灣史前文化最後的原史時期(Proto-history),大部份分佈於大肚台地西側以及清水隆起平原,大肚台地東側及臺中盆地內也有相當數量分布。

本類型所見年代較晚,已大量接受外來物質文化,出土不少瑪瑙珠、玻璃珠,甚至青瓷、早期青花瓷、硬陶等文化遺物,經年代測定結果均在距今800年以內,最晚階段出土遺物已達17世紀初年(陳維鈞2004,何傳坤等編2004,何傳坤、劉克竑主編2005)。遺址文化內涵與文獻紀錄的拍瀑拉族(Papora)相當接近,說明應與本地區的原住民族拍瀑拉族有著密切的關係(劉益昌1999、2007)。部分聚落且與拍瀑拉族舊社位置重疊,更可以說明其間的關係。

大肚台地周緣本類型的重要遺址西側有清水區清水‧中社遺址、清水‧社口遺址、沙鹿區鹿寮遺址、南勢坑遺址、大肚區山寮遺址、大肚‧山仔頂遺址、頂街遺址、金聖公遺址、社腳II遺址、船仔頭遺址,除清水‧中社遺址位於海拔5-10公尺之平原上,並集中於大肚溪北岸,海拔高度約20-40公尺間之山麓緩坡上;東側在此時期有南屯區知高遺址、南屯‧山仔腳遺址、麻糍埔IV遺址、楓樹里遺址、番婆庄遺址;海拔高度約在40-50公尺之間。

本階段生業工具可能已多為鐵製工具,農業已經相當發達,不過石製的農耕、漁獵用具都相當稀少,由生態遺留的出土狀況可判斷仍存在採集、漁獵等生業活動。

從十七世紀荷治時期以來,即開始原住民族分類體系的建立,大清帝國也對治下的西海岸原住民族即平埔族群具有清楚的分類,但學術性研究與分類則遲至日治時期才進行調查與分類。大肚台地區域的原住民族群,通稱為拍瀑拉族,其分布區域大致從大甲溪以南到大肚溪以北的大肚台地東西二側,但大清帝國中葉以來由於大甲溪北側后里台地的巴宰海族岸裡社群,藉由清政府之力向南延伸其勢力至臺中盆地,因此壓縮拍瀑拉族的部分領域,成為今日七個聚落分布的狀態,因此可說大肚台地實則為拍瀑拉族原有的空間領域。

中部地區平埔原住民族群大致在1820年代清道光初年遷徙至埔里地區,拍瀑拉族之中牛罵社較少遷移,其餘各社大致均有部分族人遷往埔里盆地,僅餘少數族人留滯於原地,透過前一期土地權屬的研究,已經將各族社可能的社域範圍予以說明,至於社址之所在如下圖清乾隆年間的臺灣輿圖所示,然此一地圖之社址位置可說方位大致準確,但距離則差距甚大,依目前學術界研究所知,各社的位置大致如下:

  1. 牛罵社:位於清水區中社里、南社里,清水.中社遺址社口地點年代最接近;
  2. 沙轆社:位於沙鹿區沙鹿高工附近,亦即竹林里遺址與鹿寮遺址所在;
  3. 水裡社:位於龍井區龍泉里與沙鹿區南勢里,亦即龍泉村遺址與南勢坑遺址所在;
  4. 大肚北社:位於大肚區山陽里,亦即大肚‧山子腳遺址所在;
  5. 大肚中社:位於大肚區頂街里,亦即頂街遺址所在;
  6. 大肚南社:位於大肚區社腳聚落,亦即社腳遺址所在;
  7. 貓霧拺社:位於南屯區番社聚落,亦即南屯‧山仔腳遺址所在。

1648年蘇格蘭人David Wright曾記錄臺灣西海岸原住民,其中談到牛罵頭「Goema(Gomach)是個美麗的邦邑,在距Patientie河(大甲溪),亦即忍耐之河1.5荷蘭哩的平原上,其他的邦邑則全在丘陵上…。」(中村孝志1993:228),在,十七世紀John Struys則記錄「以『全臺最富庶之處』描述大肚王的轄區……,特別是大肚台地西側平原,據載,各種穀物、瓜果、蔬菜應有盡有。」(康培德2003:4),因此Gomach的舊址是一個物產豐饒景緻秀麗的地方。在十六、十七世紀農業已經非常發達,但是主要是平原區域,大肚山區是狩獵活動的場域,並未進行大規模山田燒墾,因此仍維持良好的環境狀態。

在清康熙36年(1698年)郁永河因採硫來台所撰的〈裨海紀遊〉所記錄:

經過啞束社至大肚社……林莽荒穢,宿草沒肩,至溪澗之多,尤不勝記。
茲山實障藩籬,不知山後深,當作何狀,將登麓望之……,既涉巔,荊莽樛結,不可置足。林木如蝟毛,聯枝累葉,陰翳晝暝,仰視太虛,如井底窺天,時見一規而已,雖山近在目前,而密樹障之……唯有野猿跳躑上下……修蛇乃出踝下。

大致體現出清代所見大肚台地的地景狀態為「林木如蝟毛,聯枝累葉,野猿跳躑上下,修蛇乃出踝下」的原始森林景象。

由於大肚台地所在位置地勢較高,具有不易淹水的性質,且大肚台地亦有溪澗湧泉取水方便,有利於各式生業活動及農耕狩獵,亦應為平埔族群在此活動聚居的主因。

根據清中葉彰化縣志紀錄,大肚山周圍聚落在西側有寓鰲頭街(屬大肚上保,有28個莊社聚集)、沙轆街(屬大肚中、下保,有20個莊社聚集)以及大肚街(屬大肚下保,共有33個莊社聚集);大肚山東側則有烏日(屬貓霧捒東西上下保,有33個莊社聚集)、犁頭店街(屬捒東保,巡檢署亦在此,共有17個莊社聚集)及西屯街(共有8個莊於此聚集)。

日治時期是台灣社會現代化的基本階段,交通動線也尚未完整建立,因此日治初期大抵承襲清代末年的聚落分布狀態,根據1904年所繪製的台灣堡圖,其聚落的分布在大肚台地面上聚落不多,只在北勢坑面以及東北角的公館面具有聚落,其餘都是點狀的分布。

公館面的聚落與八寶圳具有密切的關連,從清代中葉以來逐步延伸的圳水,改變了大肚台地北段東側緩斜坡的耕作型態,開始出現局部的稻米耕作,因此形成了較多的住戶,並構成小型聚落。

大肚台地西側中段的北勢坑面,由於構造的因素,形成新期階面,也因為地層錯動而導致湧泉出現,因此也有較多的住戶形成聚落,其餘大肚台地的聚落,幾乎都分布在台地周緣與平原交界地區,西側則沿著清水斷層所形成的湧泉帶形成帶狀的聚落,東側大部分與湧泉和筏子溪具有密切的關連。此種情形持續分布到日治時代末期與國民政府初來之時,清楚的說明大肚台地區域因為水源缺乏不適合進行水稻耕作,但農民仍需要稻米維持生計,因此採用大量的旱作(旱稻、番薯)替代水稻耕作,形成重要的糧食作物。

在日治時期,大肚台地主要還是傳統農業導向為主的開發狀態,在戰後由於整體台灣逐漸轉變往工商業社會發展,因此在1960年代因加工出口區的設置,促成中小企業與工廠興起,大肚台地所在區域亦不外於此種轉變。陳正祥論及大肚台地在1955年時土地利用,土地總面積約11600公頃,由於灌溉水量不足,即使引用大甲溪水經大社支線至東側山腳再抽水送上,全部可施灌溉的地區也僅約為5700公頃,而主要的農作則為雜糧與茅草,早年時旱季亦須用牛車從平地運水上山。

之後由於社會經濟開發的腳步,使農業人口逐步減少,改投入做為工商業生產力,再加上政府政策,使大肚台地周邊也新增了許多新興工業區或晚近的科技園區,也使大肚台地及鄰近的人口較集中的城鎮逐漸轉往工商市鎮發展。

做為臺中生命軸帶的大肚台地

大肚台地實為臺中市境內台中盆地西側以及海岸平原地帶重要的水資源以及其他環境資源的來源,大肚台地當為臺中市重要的生命軸帶,可以從空間及時間兩大因素闡述之。

空間軸帶

各種生命大致都離不開日光、空氣、水,而豐富的植物涵容著豐富的水資源,在史前時期至當代大肚台地一直持續提供重要的水資源,也就是滋養生命的泉源。以當代大肚台地已知的水資源而言(如下圖),其實相當豐富,足以做為臺中盆地以及台地西側海岸平原居民生活以及農業灌溉所需的水源來源,因此可將大肚台地視為臺中盆地以及海岸平原此一地理區域的生命軸,提供居民生活、農業耕作以及生態存續所需的基本資源。

大肚台地及周邊水系與湧泉分布圖(圖中藍色噴泉圖例為湧泉或水井位置,由郭建中教授提供,溪流分布由經濟部國土資訊系統自然環境資料庫網站提供,航照圖來源為Google Earth網站)

再由大肚台地地理區位構造來看,大肚台地為一略偏南北向的長方形台地,台地西側除龍井東北側的北勢頭一帶外,地勢多呈傾斜急坡,不過台地東坡則呈緩平。台地西側的台中盆地根據陳文山教授及其研究團隊的研究,由於造山運動使中央山脈上升且向西推擠,而山脈前緣斷層不斷向西延伸,形成一系列疊瓦狀斷層,斷層之間形成堆積盆地,台中盆地東側的車籠埔斷層大約在70萬年前形成,彰化則在50萬年前在盆地西側形成,兩條斷層間的下陷盆地即為今日台中盆地(陳文山等2000,林淑芬2018),而清水斷層的地層錯動則使湧泉出露。

可見大肚台地的形成除了具有水資源外,在史前時期大肚台地直接面海,且具一定高度,也成為台中盆地相當重要的自然緩衝與屏障,因此大肚台地做為台中盆地與海岸平原之間的交界,此一台地實有空間的意涵,從古至今都具有意義。

大肚台地及鄰近區域側視航照圖(航照圖來源:Google Earth網站)

時間軸帶

今日大肚台地的環境狀態當為清中葉以來人類行為所致,依其他各組的調查研究成果,說明大肚台地仍有復原的可能,唯需政府透過公權力進一步介入發展的機制,始可達成。大肚台地維繫人群與文化和自然永續發展的生命軸的觀念,當做為臺中市核心區域臺中盆地與臺中港為中心的海岸平原區域之間的生命軸帶觀念建構與闡述的基本原則。

以現今所見的大肚台地,原本人與土地相互依賴的關係轉變成為人類利用土地的關係。長久以來,漢人生活方式便是以土地的最高利用為原則,在大肚台地東北側區域,因為漢人引入水圳灌溉,成就更為細緻的水田耕作體系,不過這些以農業為主的土地利用,基本上對於環境及土地的利用在自然環境仍屬可以回復或容忍的範疇。

但從日治時期後半開始的初期工業化以來,人類對土地的利用就成為一種無法回復的利用型態,如軍事設施、工業區、工廠等使用方式,興築各式建築結構,這些建築結構大量的改變了土地的原有型態及利用狀態,當然也造成了利用這些土地的人群與社會的變遷,這是人和自然之間互動的不同類型所造成的改變,當然也對利用人群的社會結構產生巨大的變遷,這是從長時限的人地關係所觀察到的基本現象。

也因此不論從時間或空間的角度來思考,依目前人類利用土地的方式觀察到森林覆蓋面積持續在減少與弱化,最直接的影響從歷史面來看,即是清代中葉道光年間得見大肚台地西麓湧泉的減少甚至消失,至今未有改善,當然相對的整個大肚台地的其他地區也必然擁有相同的狀態,在大肚台地東側較為平緩的緩坡面上,逐步開闢成為農田,不論旱作或水田所造成的水資源利用變遷以及整體空間利用的問題,或是持續開發的工業區、各式園區等,大肚台地綠意生態的逐漸弱化與死亡,也是大自然漸次邁向弱化與死亡關鍵。

結論與建議

大肚台地在清代中葉偏晚的道光年間(1820-50),亦即十九世紀二○年代之前,大致仍是森林茂密的區域,野生動物眾多,林木資源豐富,透過此一環境狀態所存有的水資源相當豐富,受地質構造及地形影響,形成大量湧泉,足以做為臺中盆地以及海岸平原居民生活以及農業灌溉所需的水源來源,因此可將大肚台地視為臺中盆地以及海岸平原的生命軸,提供居民生活、農業耕作以及生態存續所需的基本資源。

但從清代中葉以來,因為山林開闢造成大肚台地森林逐漸減少甚至消失而為草生地或裸露地的狀態,從日治時期有清晰的地圖測繪以來,我們得以看見此一演變趨勢日趨快速,使得大肚台地逐漸離開做為生命軸帶應有的生態系統,而逐漸喪失做為臺中盆地以及海岸平原之間聚落與都市發展的緩衝角色,且逐漸成為工業化與都市化的一環。換句話說,大臺中西半側人口與都市發展的核心區域,可能喪失做為都市最重要的生命軸帶區域。

如何維持此一原本是生命軸帶的大肚台地能夠永續存有,實為臺中市政府與市民朋友需共同思考的課題。研究小組提出如何復育森林劃出森林連續分布的帶狀區域的構想,希望能夠挽回大肚台地日益枯竭的資源,重啟大肚台地再生的契機,以使大肚台地得以永續存有,成為臺中市民共同的歷史記憶。

臺中市政府曾提出「大臺中都市計畫發展策略通盤檢討規劃案」,其中大肚台地所在區位屬於「大肚山都會能量圈」,所提出之發展重點原則在於避免高強度之開發行為,尊重既有生態脈絡為前提,發展生態園區,建構凸顯地理 環境之觀光遊憩活動為主。然而此一觀念的落實,本應依賴大肚台地的生態系統完整,始能支撐或做為都市能量圈的基礎。因此我們建議:

由大肚台地及周鄰區域所見的文化資產中,可理解歷史時期以來不同人群在大肚台地區域的開發與利用,但原史時期及史前時期的人群遺留下來的考古遺址則僅指定七處考古遺址及五處列冊遺址(其中有三處遺址除指定外亦同時針對非指定範圍列冊登錄)。

依2004年臺閩地區考古遺址普查與2006、2007年臺中縣、市的遺址調查,以及近年來新發現發表的考古遺址報告中,可知目前臺中市已知之考古遺址至少達二百處以上,本次研究的大肚台地區域,得見31處考古遺址與七處以上舊社遺址,其中只有指定牛罵頭、清水中社二處考古遺址為直轄市定考古遺址,仍有許多具有重要意義的考古遺址或舊社遺址,未獲指定保護。

雖然目前文資主管機關已分年度進行考古遺址監管巡查,但也由於臺中市已知之考古遺址數量頗多,實應由中央文資主管機關地方文資主管機關共同合作,逐年進行臺中市境內各類型考古遺址之分布範圍及文化內涵調查,所取得之資料方得以依文資法規定,做為具開發需求之政府其他機關構規劃開發前必需之基礎資料,用以避免考古遺址因開發而有所破壞滅失。

1. 北端海風里區域

大肚台地北端海風里區域主要的保存概念在清治時期中部地區漢人與番社人群活動之間的重要領域,其重要性並不在於更早之史前人群活動的狀態,而主要觀注點在於歷史時期之人群在大肚台地北側活動所留下的歷史痕跡,因此主要劃設的範保存範圍也主要是當時原史時期拍瀑拉族牛罵社人、漢人與大肚台地東側屬巴宰海族岸裡社之間的路徑與互動,若未來欲針對當時牛罵社人的遷移歷史路徑的保存,由於目前該路徑範圍並未見有大型開發規劃或其他較大範圍的開發活動,因此應相當程度以較小開發的概念,並進行當時拍瀑拉族群遷移之相關歷史、地理等相關研究規劃,以更全面理解歷史全貌。

2. 牛罵頭文化園區及周邊區域

牛罵頭文化園區內的牛罵頭遺址除了具有新石器時代中期牛罵頭文化、新石器時代晚期營埔文化外,也曾在發掘或調查中發現中華帝國五代宋元以來的青瓷,而在早年台地下方的大街路的考古試掘也發現具有金屬器時代的番仔園文化遺物,也在遺址的牛罵頭文化層底部發現大坌坑文化特徵的陶器。

牛罵頭遺址所在的園區及周邊區可說是大肚台地上歷時數千年以來幾未間斷史前時期的人群活動利用的空間,因此其規劃理念主要在於強化目前園區的規劃動線及展示內容,並應與現有的園區周邊鰲峰山運動公園等再予以增加展示互動。加以當時遺址周邊應屬牛罵頭遺址人群的活動空間,因此本區域主要在於強化展示教育的軟體,並可配合遺址周邊其他現有的硬體設施如清水街震災紀念碑等文化資產及清水紫雲巖等具歷史意義的廟宇,規劃自史前時期至清代、日治時期的文化資產一日知性遊。

此外,遺址所有涵蓋區域及背後鰲峰山,當屬牛罵頭遺址人群居住及周邊活動區域,目前保存狀態大致良好,應配合市定牛罵頭考古遺址擴大其保存範圍,除了可以保存牛罵頭遺址之外,亦可做為由北向南生態廊道的保存區域。

3. 南勢坑II遺址區域

南勢坑II遺址區域在大肚台地區域屬於略微內凹入的區域,主要屬於新石器時代中期牛罵頭文化以及金屬器時代番仔園文化的史前人群活動利用的地點,為史前人群利用大肚台地不同類型土地類型的活動區域。由於位於南勢溪流域範圍,溪流附近也有數處湧泉分布,因此在南勢溪周邊也可發現多處考古遺址分布。

本區域主要並不主要以史前文化展示為主,而是配合溪流及湧泉,規劃史前時期人群的水資源利用,並再配合現有的南勢溪公園及南勢溪、南勢坑溪的生態相互配合,以史前人群之水源利用與生態共存的概念,規劃水資源的親水一日知性遊。此外,也建議清查該地區所具有的土地權屬狀況,再確定其遺址之保存區域,但以本區域之出土遺物及保存狀況,仍應局部劃設為列冊遺址或指定遺址。

4. 下馬厝遺址成功嶺區域

下馬厝遺址成功嶺區由於屬於軍事區域,不過也由於屬於軍事區域,也代表除了軍事利用外,可能其他開發可能較少,不過由前期現地調查時口訪與觀察可知,軍事區域內的地表多已曾遭整地,甚至有些屬較深的翻挖整平,可能成功嶺內屬遺址分布範圍的保存狀況應該不佳,反而成功嶺軍事區外的一般土地利用區域可能保存較佳,因此本區域規劃上要考慮的較不屬觀光遊憩面向,而屬現有土地有條件的規劃利用,尤其是屬於已知遺址的區域,需由文化資產主管機關進行相關研究與後續保存利用。

在「文化景觀」方面,政府單位可依前述討論之四處文化保存區域進行內部討論,由於文化景觀之劃設指定仍需嚴謹的調查與研究,建議相關單位可先由文化資產主管機關協調合作,進行可供「文化景觀」討論的前述四處文化保存區域之研究計畫,再依研究分析結果進行可行性評估,再針對評估後之一處或數處區域提出文化景觀之提案,提交文化資產審議審定及登錄或公告。

至於「現地博物館」初步方向及構想,則主要需配合現有之政府政策及經費規劃及中央部會的協助及經費7。依本子題曾進行的大肚台地指定或登錄之文化資產調查、史前考古遺址調查、舊社遺址社域調查以及四處文化保存區域調查,可理解大肚台地上數千年至今日之人群活動狀態,再配合其他子題計畫之調查結果如生態監測與保育、產業與資源,以及現有之大地環境圖資,並由其他面向學者之土地利用變遷研究,皆可發現大肚台地應更需要降低現有對環境具破壞而不可回復性的開發利用。

我們需回歸以大肚台地為綠軸中心,以逐漸回復原有綠意覆蓋的大肚台地為準則,也可試圖回復原有水資源狀態,並以最低土地開發方式來構成一個循環的生態環境及土地利用體系。

因此在「現地博物館」之內容方向,應將大肚台地視「台中都會之肺」為展示標的,在展示內容上也以此面向規劃,在城鄉發展及水利開發政策規劃上,應以水源保留及自然觀光遊憩做為大肚台地的基礎要項,以最低開發保持地力及水力為主要,方得以做為所謂「綠軸(綠色生命軸)」之意義。

整體而言,任何政策規劃,大體需以復育森林、劃出森林連續分布的帶狀區域,以及透過《文化資產保存法》劃設文化資產保存與鄰接區域,共同構成自然資源與人文資產疊合連續的帶狀區域,希望能夠挽回大肚台地日益枯竭消失的自然與人文資源,重啟大肚台地再生的契機,以使大肚台地得以永續存有,成為臺中市民共同的歷史記憶,以及維持生機的生命軸帶。

因此從所述長時期演變的趨勢,說明人與環境變遷的基本關聯,今日大肚台地的環境狀態當為清中葉以來人類行為所致,依其他各組的調查研究成果,說明大肚台地仍有復原的可能,唯需政府透過公權力進一步介入發展的機制,始可達成。此一將大肚台地維繫人群與文化和自然永續發展的生命軸的觀念,當做為臺中市核心區域臺中盆地與臺中港為中心的海岸平原區域之間的生命軸帶觀念建構與闡述的基本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