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文章 <海洋閱讀> 談的主要是「為何」需要閱讀海洋。這期 <海洋行動> ,談的是「如何」閱讀以及如何進一步探索海洋。

珍古德博士有句名言:「唯有了解,才會關心,唯有關心才會行動,也唯有行動生命才有希望。」她的意思是,環境保護或生態保育,不能只是呼口號、張貼文宣,更不能只是白領階級自以為是的光環(虛榮)。換個說法,這句名言的真義為:「唯有接觸,才有機會認識,也唯有認識才有機會透過行動來達到進一步關懷的層次。」

特別海洋與陸地是兩片截然不同的世界,海洋環境保護、海洋生態保育或海洋其它議題的關懷,若只停留在隔岸吶喊或只是講理論說道理,恐怕將是隔鞋搔癢只是徒勞。

不少人問我,又是討海生活,又是鯨豚觀察,還創辦海洋基金會以及執行一趟又一趟海洋計畫,這些構想、這些機會是怎麼來的?

我的回答通常只有簡單兩個字:「行動!」

這些海洋機會,沒有任何一樣是我等在家裡,等著它們從天上掉下來。

多年海上生活,海洋教會我最大的兩個生活態度是:面對和行動。戒嚴年代想要航行出海並不容易,我是走到漁港問一位漁船船長:「欠人手嗎,可不可以到你船上做你的海腳(船員)?」不只一趟,我抱著自己的幾本作品去拜訪海運公司和遠洋漁業公司,爭取隨船機會、爭取為台灣已經發展出國際格局的海運或漁業作報導。1996年我組成尋鯨工作團隊,四處去說明「發現台灣鯨靈」的計畫意義,以及募集計畫經費。當我意識到團隊運作的能量遠大於個人的單打獨鬥,為了讓並不親海的台灣社會轉過頭來看見海,我四處拜訪親朋好友並厚臉皮的要求經費支持來成立海洋基金會。

若不主動敲門,要等多久才能等到海洋開門的機會?

爭取支持的過程中,得到很多貴人和好友的熱心支持,但也曾遇到過不少難堪的經歷:曾遇過拜訪對象冷言冷語甚至潑冷水,他們常說:「你太浪漫;這太危險;這不可能成功。」甚至還遭遇過對方不知是有意或無意輕蔑地侮辱或糟蹋我的計畫構想,他們說:「我很忙,你的海洋計畫關我甚麼事。」也有人說:「找我募款的人很多,我沒有辦法一一應付。」

遇到挫折或是受傷的時候,我知道,只要轉過身背對問題或放棄計畫,轉身背對往往最快也最容易。但是我會「轉境轉念」告訴自己:「是不是我的說明不夠詳實精準?」通常我會反省自己並堅持理想,認真努力的把計畫做到最好。

堅持到底雖然很辛苦,但成果往往會回饋在自己的身上。當一個海上計畫結束,時常覺得自己收穫最多。多年來海洋生活教我積極面對而不是消極背對,一如海上遭遇風暴時,最可靠的作法是讓船尖對準風頭破浪挺住,而不是轉身順風逃跑。

也曾在受訪時被問到:「看你一步一步走向海洋,似乎可以看得出你的步履節奏,請問是如何規劃這樣的海洋旅程、如何規劃這樣的海海人生?」

人生不長,但大約有不算短的百年光陰,智者才有能力做出「百年大計」。平常人如我,只好藉由具體行動來踩踏出下一步的機會。就像是爬樓梯的過程,不踏上第一階,不會有第一階的視野,也不會有登上第二階的機會。

三十歲後成為討海人,是我走向海洋的第一步,討海工作甲板顛簸搖晃,漁事作業重勞力且工作時間時常晝夜顛倒,的確是個相當辛苦的工作。但若是沒有踩上討海這一階,我就不會發現原來我們東部海域鯨豚生物資源如此豐富,也就不會有接著的執行花蓮海域鯨豚海上生態調查計畫的機會;這是第二階。然後,經由計畫證實我們海域的鯨豚資源頗為豐富,(1996年的尋鯨計畫發現台灣東部海域鯨豚發現率竟然高達92.4 %),這樣的資源量,完全不遜於大多數國際上的賞鯨、賞海豚的海域或國家。於是順勢踏上第三階:1997年積極規劃及推動台灣賞鯨活動……

海上工作時我常倚著船欄想,台灣是個四面海洋圍繞的海島,為何我的海洋腳跡只停留在台灣東部海域?於是規劃「繞島計畫」,計畫內容是一群人一艘船以一個月的時間慢慢繞航台灣本島一圈,我們經由航跡慢慢閱讀慢慢認識台灣其它沿近海海域。航行時我也常看著海平線遙想,眼前那一道海天交際線,難道是我這輩子永遠無法跨越的牆垣嗎?於是,一連串踩了好幾階,以不同方式以及不同大小船舶去探索更開闊的 7/10海域……

山那麼高,不走進山裡永遠都只能抬頭仰望,海那麼寬,不踏上甲板航行海洋只能隔岸想像。

常跟年輕朋友分享,為自己準備一本「海洋筆記本」吧。

「打開海洋筆記本,開始留下我們接觸海洋的腳跡與船痕,記錄自己閱讀海洋的感受、感想跟感動。這本筆記本會鼓勵我們,以具體海洋行動讓自己從 3/10轉過身來面對 7/10,當生命面對寬廣,發展的格局將會有所不同。」

過去若有機會在學校兼課,我都會在學期間帶學生「走一段海岸」,以及帶學生出航來一段「航行體驗」。「走一段海岸」可以認識台灣極為多元的海岸地質與地貌,可以遇到漁港或商港,可以介紹漁村、養殖、潮間帶及河口生態。「航行體驗」可以讓我們跨越界線體驗航行,可以拜訪鯨豚鄰居,可以擁有海上看台灣的「福爾摩沙視野」。

具體的海洋行動後,我們有機會夢見海、夢見魚、夢見鯨豚,做夢雖然不重要,重要的是,夢標示著我們的生命跟海洋開始有了交集,也就是海洋開始提供我們有別於陸域的機會和養分。

台灣並不缺海,缺的往往只是發現和行動。

【活動推薦】

廖鴻基老師現場的海洋教室-
暑假期間,與多羅滿賞鯨公司配合的解說航班:
1、日出清水航班(3.5小時):8/21、8/22
2、拜訪太平洋抹香鯨航班(5小時):8/6、8/7、8/13、8/14、8/20、8/27
詳情請洽:多羅滿賞鯨公司 https://www.turumoan.com.tw

【作者介紹】

廖鴻基老師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創辦人
台灣文學作家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兼任副教授
鯨豚海上生態調查
黑潮101漂流計畫

著作:

《討海人》、《鯨生鯨世》、《漂流監獄》、《來自深海》、《尋找一座島嶼》、《山海小城》、《海洋遊俠》、《台11線藍色太平洋》、《漂島》、《腳跡船痕》、《海天浮沉》、《領土出航》、《後山鯨書》、《南方以南》、《飛魚百合》、《漏網新魚》、《回到沿海》、《航向大海 找到自己》、《大島小島》、《海童》、《黑潮漂流》、《十六歲的海洋課》、《遇見花小香-來自深海的親善大使》《最後的海上獵人》、和 《阿料的魚故事》等。

Related Posts

宏華環保專欄

【宏華環保專欄】

人類活動已改變全球碳循環。全球90%的碳排放來自於化石燃料,10%的碳 Read more…

其他訊息

【華視 踏出地平線-李德財院士專訪】 放棄海外成就 回台貢獻所長

放棄海外成就 回台貢獻所長 李德財院士,除了在教育、資安、數位典藏領域 Read more…

宏華環保專欄

【宏華環保專欄】

我們從小唸書,大概都知道閱讀怎麼回事,也知道閱讀有甚麼好處。除了功利目 Read more…